阅读新闻

东亚联赛首脑齐聚东京探讨亚洲职业足球新格局

发布日期:2019-09-09 08:13   来源:未知   阅读:

  肆客足球独家连载《体育二十年历险记》,欧迅体育创始人朱晓东描绘从日本J联盟、创建A3联赛、协助举办女足世界杯的激荡二十年。

  2001年2月1日,筹备了几个月时间的,“中日韩三国职业联赛秘书长会议”终于在东京召开了。这也是东亚的三个顶级职业联赛在历史上第一次同聚一堂。

  “日本在向欧洲和韩国足球学习之后,于1993年启动了非常成功的J联赛。我们感到非常高兴。”

  听完韩国K联赛秘书长金元东的开场白,马酱和大介君不自然的互相对视了一下。应该是那种觉得自己其实没有被帮助过而对方却说“不用谢”时候的心情。

  代表韩国K联赛参加会议的金元东,和K联赛外事部的李银河小姐(和国内某著名学者同名);中国甲A联赛由郎效农竞赛部主任带队,和其他共三名联赛官员参加会议;东道主J联赛,在秘书长佐佐木的带领下,联赛竞赛管理负责人加賀山,市场开发部的大介君和综合策划部门“企画部”,我的领导马酱,再加我这个“中日韩足球交流窗口”,参加了会议。

  “联赛成立以来18年,我们连续4届打进世界杯,应该说职业联赛为我们的足球带来了巨大的进步。但是……”

  金秘书长摸了几下自己的金丝边眼镜框,好像他需要开启藏在那里的一个机关来转换语气一样。

  “我们过去的联赛运营过于重视竞赛本身,而忽略了联赛的运营,比如说让俱乐部更加重视扎根当地,足球的社会理念有所缺失,这点我们需要向J联赛学习。”

  李银河女士在一旁繁忙的把自己老板的意思翻译成日语。听到最后“我们需要向J联赛学习”的桥段时,多看了几眼自己的秘书长。或许是有理由担心这种“丧权辱国”的话要是传回到三八线的南侧,面前的这位仁兄将面临不测。

  “虽然我们认为长期来看韩国的职业联赛需要改革。”说到这里,金秘书长又摸了一下自己的眼镜框,“但是……”

  “我们的体验是国家队在大赛中的成绩对联赛的上座率影响很大。比如我们去年(2000年)国家队和国奥队在亚洲杯和奥运会上的成绩不佳,造成了年度联赛上座率同比34%的降幅。所以韩国足球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要在明年的世界杯上历史性的打入十六强,这样我们的联赛才会有更多的观众。”

  会议结束之后对我说,“你看看,这就是韩国足球,只注重国家队的成绩,而俱乐部又完全不注重培养球迷和唤起地区人民的认同感。那样的话,大家自然只是在成绩好的时候过来看看热闹,怎么会有球迷持续不断的支持俱乐部呢。”

  直到现在,韩国联赛依然缺乏观众的支持。在J联赛和中超的平均观众都达到2万前后的这几年,韩国联赛的观众数量一直徘徊在场均5000-7000人左右。马酱说的有可能确实是他们的症结之一。

  不过,即使联赛运营不佳,韩国足球还是能够不断涌现类似朴智星,孙兴慜这样的世界级球星,并始终把自己保持在亚洲一流的竞技水准,也的确是一个谜一样的存在。

  “另外,这次会议我也想重点讨论一下东亚的职业联盟机构应该如何团结起来,在亚足联形成合力,并给我们大家的联赛带来活力。”

  李银河终于将金秘书长的发言全部翻译完,一直紧绷的柳叶眉终于舒展了开来,绽放出一张笑脸。

  2001年的中日韩联赛会议召开之际,尚且未能预见到自己韩国将在翌年的世界杯上凭借“举国之力”进入世界杯前四名的金元东,应该也无法预知18年之后的2019年的K联赛还是一样的死气沉沉。

  只是如果用上帝视角回放一下他当时的do-list,大概可以看到两件事:通过连横东亚主要足球势力,增加韩国现代集团少主郑梦准夺得FIFA帅位的砝码;以及通过中日两国联赛的市场和影响力,点燃中气不足的K联赛球迷的热情。他所说的“东亚团结”,就是指建立东亚地区的跨国联赛。

  金元东并不是第一个提出类似倡议的人。两年前的1999年夏天开始的欧足联对欧洲冠军联赛进行的改革而取得的巨大赛事组织和商业化的成功,无疑激发了很多远东地区一些足球人士的灵感。

  在日本,从1998年开始的职业俱乐部经营危机,经过一系列的联盟改革,到了2001年总算开始有所缓和。

  但面对连续亏损两年就要被托管甚至降级的严格的联赛新规,日本的俱乐部更关注的是如何增加收入。因为足球俱乐部最根本和长期可持续的收入来源于球迷,所以修炼内功,扎根地区和挖掘球迷的需求,而不是跨过海峡搞“足球友好”,才是他们最关心的主题。当然,除非这种“足球友好”的尝试可以带来不菲的收入。

  这也是J联盟舵手川渊三郎一直以来对跨国联赛抱以谨慎态度的主要原因。虽然通过和邻国的足球交流也可以帮助日本足球的提升,但所有的前提是先让俱乐部以及联盟能够独立的生存下去。

  从2000年开始,J联盟就收到过不少的代理公司和媒体集团的提案,建议成立中日韩冠军联赛。但每次都会被川渊三郎问同一个问题,“如何保障赛事盈利,让参与的俱乐部有可观的收入而不是投入?”

  从这点来看,不需要考虑太多市场收入,不需要努力开拓球迷市场,因此也不需要对地区社会做太多拓展,只需要在巨额预算堆积下把俱乐部在国内联赛的成绩打好就算完成KPI的很多中超俱乐部,参与的是和日本俱乐部完全不一样的游戏。

  当然,是时刻面临生存危机的生命体更具有活力,还是处在条件优越环境中的机体更加有机会变得强大,更像是一个生物进化界的课题,在这里就不多赘述了。

  回到2001年2月1日那一天,在会议前被自己老板反复叮嘱暂时不要过多讨论有关跨国联赛话题的佐佐木,对于金秘书长的提议无心恋战的说了一句,希望这个会议可以持续下去,促进东亚联赛间的长期合作,之类的话后,问了一下在场的自己的幕僚,”大家有什么问题要问K联赛的吗?没有的话,我们休息一下,来听中国联赛的分享。”